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大商所玉米淀粉期货服务产业调查:用避险工具开辟销售第二战场

来源:—农民日报 浏览数量: 日期:2018-09-25 08:02

  本报记者赵宇恒

  9月中旬,新季玉米上市大幕已经开启。而在稍早前,市场普遍认为玉米价格将会出现上涨。玉米深加工企业要如何规避风险、锁定加工利润?记者近日来到山东、上海等玉米淀粉主产地寻找答案时发现,大连商品交易所推出的玉米期货及玉米淀粉期货产品为深加工企业提供了多种选择。

  供需形势变化,主产省淀粉深加工企业对期货市场的依赖增加

  受干旱及高温等不利天气条件的影响,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辽宁、吉林等地的单产可能会出现下降。不过,由于___和___等地生产情况良好,嘉吉投资(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吉公司”)玉米交易经理郑少鑫判断玉米整体产量可能会出现略增。

  在临储拍卖开始前,作为淀粉的最大主产省,山东的玉米深加工企业对原料采购并不太发愁,多依靠区位优势采用附近鲁西北及河北、河南部分地区的产品。对此,山东盛泰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泰公司”)副总经理崔洪波解释,临储时期,东北玉米价格和运费成本更高,华北玉米也基本够用,企业调运东北玉米较少,有时候会在新季玉米上市前出现10天到1个月的短缺。

  近年来,这一形势发生了变化。随着玉米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推进,华北地区玉米种植面积也在下降,而玉米深加工产业的发展使得玉米需求量还在逐渐增加,华北地区供需矛盾正在日益加大。这导致东北地区原料在山东玉米深加工企业的使用比例上升。临储拍卖的原料成本优势也让更多山东玉米深加工企业将目光转向东北。有企业反映,今年从二三月份起,就已经有饲料厂开始提前使用东北玉米了。

  在对当季新粮的收储上,一些玉米深加工企业也表现得有些犹豫。尽管临储已经停止收购,政策干预正在逐渐减少,但临储库存对市场的供需平衡仍有很大影响。盛泰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交易总经理赵松认为,如果明年临储拍卖价格比较低,企业存货风险就会非常大。

  此外,虽然产能大多集中在北方,但玉米淀粉和淀粉糖最大的消费省却是在广东。空间距离与供需形势的变化,让越来越多的玉米深加工企业从现货市场转向了期货市场,通过期货市场规避风险。

  期货市场成销售第二战场,场外期权为企业盈亏做后盾

  今年1月,诸城兴贸玉米开发有限公司交割玉米淀粉2.1万吨。该公司结合1月份之前对玉米价格走势的研判,通过期货交割规避了春节前后的销售淡季。公司经理马树章说:“现在我们已经把期货视为销售的第二战场了。”

  与诸城兴贸类似,嘉吉公司也积极参与期货套保和多策略组合。“最简单的一种策略就是在现货上收购玉米,这个价格是固定的,同时在期货上进行淀粉的套保,直接锁定利润。”嘉吉公司淀粉及淀粉糖中国事业部风险管理分析师汤逸兴说,由于整个期货价格在不停地波动,当价差足够大时,可能会全部拿来套保,而当价格波动至低位,企业也可能会解除一部分的套保。

  9月初,玉米期货价格持续上涨。郑少鑫算了一笔账,当时1901合约的期现价差是150元/吨,考虑到持仓成本,每个月资金与仓储成本加起来不到20元/吨。因此,在这种情况下,该公司选择多买现货、控期货来做套保。他认为,这种操作方式利润稳定,不用承担了价格上涨和下跌的风险,对贸易商也更有利。

  赵松介绍,在2017年产能释放,华北加工利润不大乐观的背景下,盛泰公司开始使用期权工具。据了解,2017年11月中旬玉米淀粉低价造成需求急剧增加,玉米淀粉期货价格大幅拉升,玉米供应充分,涨幅相对淀粉较少,盘面加工利润迅速拉升。随后,盘面加工利润虽有回调,但是环保加上需求的提振,盘面利润始终处于高位。

  尽管付出了一些权利金,赵松仍然认为这一做法是值得的:“在东北深加工企业没有补贴的情况下,我们的秋冬季利润是有保障的。但假设当时东北出台了补贴政策,我们也能通过期权工具保证不出现亏损。”

  基差贸易锁定企业远期利润,或将成未来玉米产业交易主要趋势

  对于下游加工企业来说,除了要关注企业近期的盈亏状况,远期利润如何锁定也是加工利润管理所要努力的方向。“对淀粉企业而言两个基差交易和一个价差交易是关键。两个基差,指的是玉米基差和玉米淀粉基差,一个价差指的是盘面玉米和玉米淀粉之间的价差。”赵松将盛泰公司对远期利润管理的方式归纳为3个步骤: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价位购买玉米基差,同时购买玉米淀粉盘面价差,再随之卖掉玉米淀粉基差。

  除了盘面价差交易外,盛泰公司还在做跨期价差交易。跨期价差交易是基差交易的一种延伸。如果公司1月份要做一五价差,可以将1月份的期货价格视为现货价格,与5月份的期货价格做一个大致的比较,由此锁定远期基差或者博弈远期基差波动,这同样是企业加工利润管理的一部分。

  赵松坦言,从2017年11月开始给一些老客户报玉米淀粉基差以来,盛泰公司在实际操作中发现,下游传统销售渠道对基差交易模式仍不太了解。为此,今年7月,盛泰公司开始对外公开报基差,以寻找具有远期销售能力,同时有加工利润管理需求的下游工厂,以帮助下游企业更好实现利润管理,使市场良性发展。

  在玉米交易方面,嘉吉公司从2017年10月起也在向下游饲料厂推广基差交易。综合北方港口价、运费、两边港口所需各项费用,嘉吉公司报给南方下游客户的玉米1801合约基差定价为160元/吨。客户在12月、1月、2月每个月进行少量尝试,在提货当月点价。在此过程中,假如客户继续看涨基差或者看跌期货,不愿点价,嘉吉公司还会为客户做换月。据了解,去年北方港口单边价格上涨约300元/吨,基差上涨约200元/吨。经后期计算,下游客户这三单点完价之后比当天点价的市场价平均低了60元/吨。饲料厂一方面锁定了远期的货物供应,另一方面也降低了成本。

  在郑少鑫看来,随着玉米市场化程度越来越高,玉米及玉米淀粉期现联动性增强,基差贸易将成为玉米产业上下游交易的主要趋势,而不会运用期货工具规避价格波动风险的企业可能会面临淘汰。